粮食补贴屡遭侵吞曝监管漏洞

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

2018-10-06

宜黄县检察院通过办案为农民追回惠农资金(资料图)  作案手法之1  虚报冒领型  2010年12月20日,经泰和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泰和县塘洲镇某村原村支书刘某、原村主任邓某因犯贪污罪,均被泰和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经查,在2004至2010年间,刘某、邓某两人在协助政府实施申报、核实粮食种植面积、发放国家粮食补贴行政管理工作中,通过造假账目、假报表的办法虚报粮食种植面积,骗取国家粮食补贴款40余万元,两人从中共同私分8万元据为己有。

  在抚州市,同样发生多起侵吞粮食直补款案件。 如在2010年,乐安县检察院立案查办的鳌溪镇罗山村委会干部涉嫌共同贪污案,以村干部及其亲友名义,虚报粮食种植面积,先后套取国家粮食补贴14万余元,其中一部分入了村账,一部分被3名村干部私分;广昌县检察院在查处该县头陂镇农业综合服务站长章某和副站长魏某贪污一案中,发现羡地村干部涉嫌共同虚报种植面积1227亩,套取粮食补贴款6万余元。   [检察官剖析]:所谓虚报冒领,是指夸大种植面积,然后以虚假农户名单套取国家粮食补贴。 这种类型根据参与人员不同又分为两类:一类是村干部造假,另一类是乡村干部共同造假。

在测量粮食种植面积时,往往是通过卫星拍照,不到实地调查,测量面积往往大于实际种植面积,这就给乡村干部虚报或重报提供了空间和机会。

因为他们是申报或录入种植面积的直接经手人。 此外,有的地方甚至直接依照村干部上报的面积发放粮食补贴,更是为村干部造假提供了方便。   检察官建议,为杜绝造假,县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要依据土地利用情况到实地抽查测量,对于土地变更使用情况要及时更新。   作案手法之2  积少成多型  2010年,南丰县检察院查办了一起典型的聚小成多型贪污案件。 当地付坊乡财政所干部赵某利用负责录入该乡粮食直补数据工作时,看到种植面积有小数位时就在小数位的基础上省略掉亩,最后减下来种植面积合计有亩,赵某通过熟人借取一些村民的身份证办理了15张百福卡,并将减下来的面积分摊到15户农房的名下,从而套取并使用粮食直补款5万余元。   [检察官剖析]:这种作案手段隐蔽性较强,被减掉种粮面积的农户很难发现,即使发现,由于数额不大,以为是误差,也不会追究。

惠农信息不公开、监控乏力是主因,因此,推行账目公开,加大民主监督十分有必要,村委会将粮食补贴发放情况予以公示,自觉接受群众监督。

另外,上一级政府也可以定期对粮食补贴使用发放情况进行回访,那么乡村干部也就无法虚报或截留粮食补贴。

正所谓权力只有被监督,才不会滥用,村务账目公开就是一个好做法。

村干部用权阳光了,群众心里也就亮堂了。

  作案手法之3  截留侵吞型  2010年12月,进贤县农业局原局长李某因犯单位受贿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3个月,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   2006年至2009年9月,李某利用其任进贤县农业局党委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主持召开党委会议形成决议,规定进贤县农业局将农业项目专项资金拨给项目单位的同时要求项目单位倒回部分资金,作为账外资金不入账,存入该单位的小金库,供该单位日常支配。 如此进贤县农业局在与其他单位经济往来中,在账外收受回扣50万余元。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